最新句子

任性的马斯克,被扎克伯格“抄”了后路

  • 浏览:31
  • 来源:最新句子

原标题:任性的马斯克,被扎克伯格“抄”了后路

这几天一款名为Threads的App,突然让中文互联网嗨起来了。最直接的原因就是Threads完成了5天新增1亿用户的“壮举”。

再加上Threads背后的扎克伯格,与推特背后马斯克之间的恩怨纠葛,媒体舆论便开始大肆渲染,什么Threads会“杀死”推特,扎克伯格给了马斯克一记重击,捅了马斯克一刀等等观点言论、文章报道层出不穷。

如果单看“5天1个亿”这样的用户增长情况,确实值得人们惊呼,毕竟在新用户流量池逐渐枯竭的当下,互联网科技圈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类似的“奇迹”故事了,即便是此前火爆全球的ChatGPT,也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达到这一用户数字。

但热闹归热闹,Threads是不是配得上这样的关注热度,其所取得的成就以及在商业竞争中的意义,是否真的达到了舆论渲染的高度,都还得打个问号。

其实扎克伯格的这类操作,算不上什么新鲜事,如果结合Meta发展历程以及互联网史上类似的案例来看,或许大家会更为冷静一些。

5天新增1亿用户,很厉害?

一款新的App完成从0到1亿用户的积累,需要花多长时间?在Threads诞生之前,答案可能是几年,也可能是几个月。

World of Engineering杂志整理的数据显示,iTunes达到1亿用户用了6年半,Twitter用了5年,Meta(Facebook)用了4年半,WhatsApp用了3年半。

时间再往回追溯,2012年3月29日,当时头衔还是腾讯CEO的马化腾,在社交平台上宣布微信用户突破1亿,历时大概1年零2个月的样子。

随后的拼多多、TikTok把计量单位从年,变成了月。

多个公开报道显示,2015年9月正式上线后,拼多多在不到12个月的时间里,用户量突破了1亿大关。而TikTok从推出到用户达到1亿只用了大约9个月的时间。还有就是上文提到的ChatGPT,推出仅两个月就拥有过亿用户。

Threads的厉害之处在于,又把时间单位从月变为了天,用5天时间就完成了上述这些头部App数年、数月才能做到的成就。

但一个无法忽略的问题在于,Threads能够站在Meta这个巨无霸的肩膀上,而Twitter、TikTok、ChatGPT、拼多多们,可没有这样的靠山。

Meta有多强?根据其财报显示,截至 2023 年 3 月,Meta 旗下应用程序系列的每日活跃人数(DAP)达到 30.2 亿,同比增长 5%。

按照联合国2022年11月宣布的世界人口总量达80亿规模的数据来粗略计算,也就是说每一天有近4成地球人,会打开并使用手机里的Meta系产品。

再具体一点,Threads是由Meta旗下的Instagram团队开发并上线的。而根据新浪科技在去年10月的报道数据来看,早在当时Instagram就已经是月活超20亿的巨无霸社交平台了。

正如当年微信上线时依靠导入QQ流量池迅速积累用户规模一样,Instagram也在“喂养”着Threads。

具体来说,Threads与Instagram数据互通,用户可以用Instagram的账户直接登陆Threads,可以一键导入Instagram账户的各种信息,好友关系也都来自Instagram平台。

一个月活超20亿的巨大流量池,“匀”出了1亿用户给一款新的App,如果这样来理解的话,Threads这个“5天新增1亿用户”成就的含金量,是不是也得大打折扣了。

抄袭+复刻,扎克伯格常用打法

根据不少媒体、博主的吐槽,Threads其实并非像TikTok、拼多多那样有独特创新模式的App,而是一个纯粹模仿推特的产品,界面、功能、逻辑等都与推特非常相似。

比如用户可以在Threads发布类似推特平台的短篇内容,可以与其他用户互动,可以关注感兴趣的话题、人物、机构等账号。Threads还将推特上颇具特色的话题标签、蓝V认证、热门榜单等社交互动玩法都复制了过来。

这种“像素级”的复制,让马斯克律师称Meta公司非法“窃取”了推特的成果,或将进行起诉。马斯克也在推特上说:“竞争是好的,作弊则不然。”来暗讽Threads是Meta抄袭推特的产物。

这不是扎克伯格第一次被指责抄袭。例如早在2013年的时候,扎克伯格多次想收购当时爆火的“阅后即焚”社交平台Snapchat,但都遭到了拒绝。

碰壁的扎克伯格,让Facebook团队照着Snapchat 的所有功能,完整复刻了一款名叫 Poke 的 " 换皮 "App。不仅如此,他也让Instagram 不断复制和移植 Snapchat 的各类核心功能,再基于 Facebook 原本庞大的用户群体进行导流、扶持,故事剧情跟现在如出一辙。

这一系列组合拳让 Snapchat 很长一段时间都发展受阻,直到2017年引入腾讯这一大靠山后,局势才慢慢有所好转。

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,更是让扎克伯格糟心。TikTok风靡海外之后,其独特的算法推荐+短视频模式,对Meta旗下各类社交平台的分流效应十分明显,也就是说,不少用户都被短视频吸引走了。

扎克伯格的应对方式,依旧是抄袭+复刻。Meta先后推出了 Lasso、Reels 和 Collab 三款 App,实现了对 TikTok 的 " 像素级 " 抄袭——复刻了后者的几乎所有功能。另外还有在 Instagram 中推出竖屏短视频功能,上线同样的算法推荐模式等等。

2020年7月,扎克伯格向其副手发送的一些邮件遭到曝光,其中明确提到了“快速模仿”的好处,这也让其抄袭+复刻的行为得到了实锤。

如今从结果上来看,扎克伯格惯用的抄袭+复刻+流量喂养的一套组合拳,还没有特别成功的新App案例跑出来,能打的依旧还是Facebook、Instagram这类老牌平台。

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在于,Meta主流量池的强推之下,Threads这样的新平台必然可以火爆一阵子,但如果难以做好用户的留存,找到自身的独特价值,项目最终还是免不了泯然众人的命运。

比如让微信青史留名的并不是当初从QQ那倒腾了多少用户过来,而是在后续的不断迭代中走出了一个与QQ完全不同的,专属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路子,直到如今早已超越并甩开QQ,成为国内社交应用一哥。

不过相比于Meta此前“抄袭”后依然难以破局的种种案例,Threads的故事可能相对更靠谱一些。最直接的一个原因,是因为Threads的崛起,还有马斯克的“神助攻”在帮忙。

马斯克的“神助攻”

Threads的推出其实还伴随着一桩趣事。

今年6月份,有媒体发文称Meta计划推出一个与推特竞争的平台,也就是Threads,彼时马斯克公开表达了嘲讽,然后有网友对马斯克调侃称,最好小心扎克伯格,他最近练习柔术。

马斯克直言“如果他真的会,我愿意和他进行一场笼斗”。扎克伯格看到后公开回应了一句“地址发我”,随后马斯克说就在拉斯维加斯的八角笼。不过随后两人的约架被马斯克母亲叫停了。

这场让科技圈大为震惊的约架,正是由Threads所引发。但在外界看来,真正让推特陷入困局的并非来自Threads的竞争,而是马斯克的随性决策。

2022年10月,马斯克接管推特后,直接就地解雇了推特的原CEO、CFO等高管,引发了推特内部的人事震动。

随后马斯克还进行了一系列“任性”的操作。比如解禁了一批极端人士的账号;随意封禁了一些科技记者的账号,只因为他们对马斯克和推特进行了报道;尝试让用户与竞争平台“断链”,禁止用户在推特推广其他社交媒体账号等等。

直到最近一个月,马斯克依旧在“任性”制定着推特的新策略。比如7月1日,马斯克表示取消“游客”身份,只有注册并登陆的用户,才能正常浏览推特上的内容。

7月2日,马斯克突然表示所有推特用户都将受到浏览量的限制,每个月充值8美元成为尊贵VIP,每天可以刷6000条帖子,不交钱的老用户每天只能刷600条,刚注册又不交钱的新用户每天只能刷300条。

这些迷惑操作让马斯克本人遭到了海量用户的谩骂与攻击,推特平台的博主、用户、广告商们也都在逐渐逃离和迁移。如果此时有一个类似的平台出现,无疑可以承接这波迁移流量,Meta的Threads便吃到了这波红利。

根据华尔街见闻援引数据公司Similarweb的数据显示,在Threads上线的最初两天,Twitter的网络流量与前一周相比下降了5%。Twitter的网络流量与2022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1%。

而在更早之前,研究机构Insider Intelligence指出,预计推特未来两年将流失超过3000万用户,2023年全球每月推特用户群将缩减3.9%,到2024年将缩减5.1%。

虽然在马斯克的任性与扎克伯格的“山寨”之下,推特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尴尬局面,但其仍是陌生人社交的巨头平台之一,如此程度的挑战还难以撼动其业务基本盘。

另一方面,扎克伯格用Meta庞大流量池堆出来的Threads,仍然更像是一个拔苗助长的半成品,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证明其对推特的威胁意义。

中文互联网大可表现得淡定一点,这时候就跟着瞎起哄还显得为时过早。毕竟整体来看,无论是作死的推特还是来势汹汹的Meta,“任性”的马斯克还是“狡诈”的扎克伯格,精彩的商战故事才刚刚开始,还远没到吃瓜吃到嗨的时候。

相关推荐